?
淡水养殖首页
红星凯龙中20-25
04328795
130165506
淡水养殖下载
http://www.bijieguanggao.com

印度有望恢复进口伊朗石油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珍禽养殖 >

淡水养殖

印度有望恢复进口伊朗石油

  印度总理莫迪领导的人民党在日前举行的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顺利开启第二任期。

业内普遍认为,莫迪第二任期的关键词仍将围绕“老生常谈”的石油、经济、改革、失业等问题展开。

  治污问题首获关注  印度各政党首次在大选中围绕“空气污染及其应对机制”展开热议,随着莫迪顺利连任,其即将组建的新一届联邦政府内阁,将直接面对“如何确保国民享有清洁空气”这一挑战。

  由于印度主要通过煤炭满足本土庞大电力需求,该国污染程度位居全球前列。 印度新闻调查周刊《喧嚣》指出,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几乎都在印度,莫迪必须直面“全球最脏空气聚集印度”这一事实。

  事实上,莫迪早在第一任期时就承诺了“智慧城市”的愿景,并敦促加速净化“母亲河”——恒河。

但截至目前收效甚微,印度仍然是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国家和地区之一,空气质量越来越差。   印度中央污染控制局(CPCB)数据显示,5月第二周,首都德里平均浓度超过每立方公尺250微克,是国家标准的4倍。

德里空气污染最严重的AnandVihar地区、Bawana工业区以及西北部的Rohini,浓度甚至超过每立方公尺500微克,是国家安全标准的8倍以上。

  继续推进能源自给  彭博社认为,莫迪第二任期的重点还包括和基础设施建设,努力向清洁电力过渡和转型,增加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并扩大生物质能源的利用规模,以此减少对进口石油的依赖。   美银美林也做出了类似预测,即莫迪的新重点将转向大型基础设施项目。

此外,石油和天然气领域仍是印度政府的工作核心,该投行给出的首选股包括印度最大能源集团印度国家火电公司(NTPC)、印度最大石油勘探生产商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ONGC)、印度第二大油气勘探商印度石油勘探公司以及印度最大公司L&T。   印度《商业标准日报》指出,莫迪应该在第二任期将天然气纳入全国销售税制度中,以此提高天然气竞争力,进一步打压廉价肮脏的煤炭和石油焦的生存空间。 此外还要继续扩大本土石油和天然气生产,降低对进口石油依赖的同时,将天然气占比翻番至15%。 煤电方面则努力确保并抓紧实施燃煤电站的排放标准,当前进展缓慢一大原因是燃煤电站运营商不愿意在财政承压的情况下对电站进行升级改造。   莫迪前一任期时就做出过“让印度在石油生产方面更加自给自足”的承诺,虽然目前进展不大,但该国已经确定了具体增产方案。

指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有望在第二任期内实现这一目标。

  印度石油部数据显示,印度本土石油产量在过去5年中持续下降,2017至2018年石油产量为3570万吨,低于2014至2015年的3750万吨。 石油进口量则从2015至2016年的亿吨增加至2017至2018年的亿吨。   伊朗石油不可或缺  印度每年80%以上的石油需求依靠进口满足,截至5月2日该国近11%的进口石油来自伊朗,但此后由于美国中止“进口伊朗石油临时豁免权”,印度只能停止进口活动。 伊拉克、沙特和伊朗是印度前三大石油供应国,虽然阿联酋和委内瑞拉也不同程度地向印度供应石油,但伊朗石油的“缺席”仍对印度影响不小。   美联社指出,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导致印度为了填补伊朗石油的空缺,只能大大增加其他国家如沙特的石油采购量,这间接导致印度本土炼油商增加了以美元计价的生产成本。   分析认为,中东地区地缘政治局势不稳,伊朗、利比亚等国“断供”在即,欧佩克及俄罗斯引领的非欧佩克仍在实行减产,另外产油大户委内瑞拉自顾不暇,全球石油供应前景十分紧张,这都是推升国际的促因。 在这样的背景下,印度本土炼油商将面临更高的运营成本,而本就被通胀困扰的印度经济也将更加岌岌可危。   印度驻美国大使HarshVardhanShringla日前透露,印度已经正式结束伊朗石油进口活动,但不排除大选结束后“新政府重启谈判”的可能性。 印度外交部长斯瓦拉吉在近日与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会晤时也表示,关于购买伊朗石油的决定只会在大选结束后才能进行。

  事实证明,印度并不打算“放弃”伊朗石油。

印度《经济时报》消息称,莫迪顺利连任后随即决定与伊朗当局围绕石油采购展开新谈判,甚至打算任命一位新的石油部长代替现任普拉丹处理这一问题。

  油价网撰文称,对印度而言,增加他国石油进口量,能够弥补伊朗石油缺口;但对伊朗而言,印度恢复对其石油进口活动,不啻为对该国的一大支持。 尽管进口数量可能出现骤降,但仍显示出印度试图绕开美国努力恢复与伊朗关系的决心。

  或于6月恢复进口  伊朗迈赫尔通讯社5月28日报道称,随着莫迪正式开启第二任期,已经停止了数周的伊朗石油进口活动有望恢复。 莫迪政府从未想过与伊朗方面“切断联系”,一直在研究新的贸易机制,包括使用印度卢比来购买伊朗石油。   莫迪希望“尽快”与伊朗进行会谈,讨论绕过美国制裁恢复进口伊朗石油的措施,不排除“通过商品换取伊朗石油”的可能性。

其实,两国曾经尝试过“以物换油”,但鉴于石油进口费用巨大,这只能被视为最后的选择。 此外,美国制裁导致两国还必须解决原油和商品运输的问题,当前大多数国际公司和国际航运公司普遍规避涉及“伊朗”的种类。

  据了解,伊朗非国有Pasargad已于今年初获得了在印度孟买开设分行的必要许可,即将开通“卢比购石油”的支付业务。 “款项可以通过孟买分行转入伊朗总行,然后伊朗政府可以自行决定如何利用这笔钱。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政府官员表示,“莫迪政府并没有多看重这件事(临时豁免权),恢复伊朗石油进口是早晚的事情,不过进口量可能会在最初几个月受到限制。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指出,印度很可能会从6月开始恢复伊朗石油进口,虽然不能确定恢复后的进口量,但规模肯定会大幅下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