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淡水养殖首页
红星凯龙中20-25
04328795
130165506
淡水养殖下载
http://www.bijieguanggao.com

金逸影视诡异盘面背后:8名自然人掌握近15%流通筹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珍禽养殖 >

淡水养殖

金逸影视诡异盘面背后:8名自然人掌握近15%流通筹码

  5月30日盘中跌停次数超过100次,振幅达到%,5月31日股价又“爆量”一字跌停。 连续的诡异盘面,背后或许是有股东追逐填权行情(不清楚所谓“填权行情”的,不要急,内文解释),却遭遇没有跟风者的尴尬。   (002905,SZ)5月30日超百次跌停震惊市场,次日的股价一字跌停。 但与5月30日一样诡异的是,这次是“爆量”(大额放量)一字板跌停!  连续两天的罕见盘面,背后是什么“情况”?  首先,有私募人士表示,股价拉高的时机非常巧妙,恰好走出一波填权行情。 不知是不是为了追逐这一行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今年一季度显示,金逸影视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已经有8名自然人,而且掌握了接近15%的流通筹码。   今年A股似乎并不喜欢炒作填权,导致缺失足够多的对手盘。 或许这就是金逸影视近两天盘面诡异的原因。

  5月31日,深交所表示,对盘中异常波动的“金逸影视”将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   “爆量”一字跌停时的接盘侠?  先从5月31日金逸影视一字跌停的情况说起。 匪夷所思的是,金逸影视居然还是“爆量”一字跌停,这怕在A股历史之中极为少见。   5月31日全天,金逸影视全天成交金额亿元,换手率达到%。

  这意味着在跌停板有大量买盘。 然而,这几亿元的资金没砸出水花,金逸影视跌停板就是没撬开!  那是谁在跌停板位置爆买金逸影视?  5月31日这天,3家上海的营业部(上海、恒泰证券上海吴淞路、华创证券上海东方路,以下以营业部名代指背后的投资者)一共买入了约亿元。   早在5月21日,这3家上海营业部就已经合计买入近5000万元。

而在5月31日,金逸影视连拉股价后转为跌停这天,这3家上海的营业部竟然还在买入。 3家上海的营业部高位猛加仓,难道还能是为帮小股民撬开跌停?  答案或许在5月31日的卖方龙虎榜!两家来自深圳的营业部(深圳深南大道国际创新中心营业部和中天证券深圳民田路营业部)贡献了当天最大的卖盘,合计卖出超1亿元。   而在5月21日,这两家深圳的营业部和上述3家上海的营业部,就曾同时出现在龙虎榜上,当天,两家深圳的营业部买入超7000万元,占总成交比例超20%。   综上所述,这里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这5家营业部在金逸影视起涨时一起协同买入。

  5月31日,金逸影视股票卖不掉时,通过3家上海的营业部“舍身”接盘,让两家深圳的营业部顺利出逃!  不管是不是这种可能,反正金逸影视的盘面这两天表现确实太抢眼。   5月30日盘中跌停次数超过100次,振幅达到%,5月31日股价又“爆量”一字跌停。   这就让有的股民好奇,金逸影视这样了咋还没有披露股票异常波动公告。   “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涨跌幅偏离值累计达到12%,振幅累计达到20%需要披露。

”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王怀涛律师解释道,尽管盘中振幅大,但金逸影视振幅并未达到要求披露的20%。

并且金逸影视股价盘中波动大,但连续3个交易日的跌幅仅超过2%。   近15%流通筹码在自然人手中  说完单日盘面,再来说说金逸影视股价的整体走势。   自2018年8月开始,金逸影视一直处于横盘缩量,几乎少有波动。 直到2019年5月15日,金逸影视迎来大涨,到5月30日时股价一度近乎翻倍。   拉长K线图可以发现,金逸影视的这波上涨,恰走出一波“填权”行情!  2018年6月27日,在完成每10股转增6股后,金逸影视除权除息,收盘价为元/股(除权价),而前一天收盘价是元/股。   如果股价回到除权之前每股33元上下的价位,那就是成功走了一波“填权行情”。   “金逸影视现在的股价已经基本完成了填权。 ”西藏琳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王琳对记者介绍,A股以前也有炒作高送转填权行情的情况,部分投资者认为除权后股价变得更便宜,存在贪“便宜”的心理。

  在填权行情时,就会有跟风盘介入,把股价拉高放大成交量后,资金自然更容易进出获利。   但关键在于,今年A股似乎并不喜欢炒作填权。

“如果跟风太少,成交量不够大,大量筹码就很难卖出。 ”王琳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恰好在金逸影视除权除息前,多位自然人开始逐渐挤占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的位置。   2018年一季报中,金逸影视前十大流通股东均为机构股东。

2018半年报中,陈晓君、周如江、黄国栋成为新的前十大流通股东。 2018年三季报中,金逸影视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机构股东仅剩两位,其余均为自然人。

2018年年报中,除了“全国社保基金一一八组合”外,金逸影视前十大流通股东已经全部为自然人。   金逸影视的筹码愈发集中,这不仅体现在金逸影视的股东户数上,还体现在前十大流通股东的持股比例上。   金逸影视是2017年上市的次新股,当前亿股总股本中,仅有亿股在外流通。

2018年年报截止日,金逸影视前十大流通股东占流通股比例均不超过10%。   然而到了2019年一季报截止日,这一数字骤升至约17%,这其中崔烁、唐明峰、徐建明这8名自然人股东则持有了约14%的金逸影视流通股。

  是否有股东使用两融账户?  最后还要说一点,上市公司多个自然人股东,曾经使用的是两融(融资融券)账户持股。   据公司2018年上半年以来的定期报告显示,期间有韦冬冬、陈晓君这样既通过两融账户又通过普通账户持有金逸影视股份的股东出现过,但也有黄国栋、崔烁、唐明峰等多个自然人,曾仅仅使用两融账户持股。   两融账户即“券商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 再通俗点说,两融就是场内加杠杆,投资者达到一定条件就能开通两融账户。

  5月31日,一位券商营业部人士就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杠杆比例最低是1:1,最高是1:。 ”该人士表示,如果有100万元现金,可以融资80万元~90万元。

  虽然金逸影视至少在目前并非交易所规定的两融标的。 但是,深圳龙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吴险峰介绍:“如果是动用的本金,那可以去购买非两融标的。

”  具体来说,在券商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中,可以有自有资金和融资资金,融资资金只能购买交易所规定的两融标的,自有资金则可以购买任意股票。 金逸影视的股东虽然用的是两融账户,但未必就是用了两融资金在操作。   但如果动用的是融资资金来买股票呢?有市场人士分析,那就要先“两融绕标”,再买入非两融标的。   抛开事件本身,记者也对“两融绕标”进行了了解。 这种手段主要依赖的是“维持担保比例大于300%的部分能够自由取出保证金可用余额中的现金”这一条款。

  这种通常做法是先融券卖出,再融资买入相同数量的证券,然后以券还券,融券卖出的资金,可以用于购买非两融标的证券。   另有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表示,实际做法还有融资融券的回转交易和转融通来完成绕标。 然而该券商人士和另一不愿具名的私募人士均不愿意解释其中做法:“没必要给你说这么多。 ”  从公开报道来看,“两融绕标”行为早已引起监管部门注意。

  5月3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联系过金逸影视证券部了解情况,但对方表示拒绝接受采访。

记者随即致电金逸影视相关人士并发去短信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